欢迎进入北京惠众教育研究院官方网站!
今天是 2021年 10月 12日 星期二
北京惠众教育研究院
Huizhong Observation
惠众观察
惠众观察
惠众观察
惠众观察 您的位置:主页 > 惠众观察 >
【学校改进】基于核心素养的课程整合路径
2021-09-30 返回列表
 
课程整合始终是新西兰2007版国家课程颁布以来学校核心素养培育的主路径。根据麦克道尔(McDowall)和希普金斯(Hipkins)对2006—2018年新西兰学校核心素养培育探索历程的回顾,除早期的核心素养本质探索阶段(2006—2008)外,后续的核心素养与学会学习整合阶段(2007—2011)、核心素养与学习领域整合阶段(2010—2014)、核心素养与行动能力(action competence)整合阶段(2012—2018),都体现出鲜明的课程整合特征,及其从局部到整体、从领域到综合,逐步深化的发展脉络。其具体整合路径主要表现在课程方案、科目和课堂三个层面。
 
(一)课程方案层面基于核心素养的课程整合
 
学校课程方案是学校结合国家课程发展大方向和自身特点所勾画的课程整体蓝图。新西兰的学校改革者非常注重将核心素养融入学校课程方案中的学校愿景或章程,以塑造学校课程的整体特点和方向。在将核心素养融入学校愿景时,不同学校又有着各自的侧重点。有的将核心素养与自身倡导的学习方式相结合,如瓦纳卡(Wanaka)小学的愿景以“赋权学习者共同体”为核心,突出深度学习,致力于发展学生的自我管理、批判性/创造性思维、合作学习、自信等核心素养,并将其与融合了整合探究、基本学习领域、核心素养和价值的学习文化结合起来。有的学校则将核心素养融入培养目标,如科斯格罗夫(Cosgrove)学校在学校愿景中强调培养学生的“友善”品质,包括对自己友善、对他人友善、对环境友善,学习友善、践行友善,形成一个友善的共同体,即一个由自信、积极的学习者构成的尊重自己、尊重他人、尊重环境的共同体,突出了与人交往、参与和贡献的核心素养。可见,新西兰学校在将核心素养融入学校愿景时,并不是全盘吸收、彻底重构,而是根据自身的办学理念对国家课程倡导的核心素养进行一定的取舍和独特的解读,从而既有利于核心素养借助学校愿景的统领作用渗透进学校课程的目标、结构、内容、实施、评价、管理等所有要素,实现学校育人价值取向层面上基于核心素养的课程整合,同时又保持了学校长期以来形成的特色以及发展的连续性。
 
(二)科目层面基于核心素养的课程整合
 
学校层面的核心素养培育,不仅需要将其融入学校课程方案,还要使之体现在学校科目层面的学科、项目或学程中。新西兰在国家课程顶层设计中采用两种策略达成这一意图。一是将核心素养融入学校为学生提供的八个学习领域,从而加强各学习领域基于核心素养的水平统整。以健康与体育(health and physical education,简称HPE)领域为例,它整合了健康教育、体育和家政学三个不同但相关的学科,内容涉及心理健康、性教育、食物和营养、身体保养和生理安全、体育活动、运动研究和户外教育等七个学习的关键领域。课程目标要求学生能够批判性、创造性地完成运动任务或分析健康问题(思维),在各种情境下与人合作交往(与人交往),参与并为校内外的社群做出贡献(参与和贡献),采取行动管理自身健康(自我管理),在健康或体育活动中运用特定的符号工具(运用语言、符号和文本),体现了核心素养的全面融合和渗透。二是将融入了核心素养的各学习领域的成就目标划分为上下连贯、相互衔接的八个水平,以加强核心素养培育的垂直整合。考虑到学生的个体差异,八个水平和年级之间并非一一对应关系,且不同水平之间相互重合交叉。例如,水平1约等于13年级,而水平2则约等于2—5年级,水平3又约等于4—7年级。以社会科学领域水平15的成就目标(见表1)为例,可以看出,随着成就目标水平的提高,学生获得的知识、技能和经验既有连续性,又能逐步获得提升和拓展。
 
(三)课堂层面基于核心素养的课程整合
 
课堂层面的整合关注的是如何把核心素养融入课程活动,并借助课程活动转变为学生的经验和发展。在这方面,新西兰学校的常见做法有两种。一种是运用跨学科学习的方式,围绕特定主题或“丰富的学习任务”(rich learning tasks),如一个涉及科学、社会科学、健康和艺术等内容的主题或任务,来开展探究活动。“当学生解决丰富性学习任务时,需要核心素养去加强学科学习,而核心素养本身也会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加强和发展”,从而使得学习领域本身目标的达成和核心素养的培育水乳交融,相互促进,共同实现。另一种做法则是将某一学习领域的教学与核心素养培育结合起来。如在“认知研究所”(Cognition Institute)资助下开展的“终生素养”(Lifelong Literacy)项目,致力于将核心素养和小学阅读课程整合,根据本校学生在阅读上存在的问题,选择相关的核心素养展开研究。例如,克鲁米克(Koromiko)学校的教师认为他们的学生同理心不足,希望能通过阅读课程来发展学生的同理心。于是,如何将与人交往这一核心素养与阅读课程整合就成为了该校教学研究的核心。在教学过程中,教师通过一系列的提问和支持,引导学生超越文本,把故事和自己的生活联系起来。这不仅使学生发展面临的问题得到了解决,而且为将核心素养与学习领域结合提供了可供模仿的示范。
 
来源:刘宇《指向核心素养培育的课程整合及其推进策略——以新西兰为例》,刊载于《全球教育展望》2021年第6期。

二维码
北京惠众教育研究院 电话:010-52725332 传真:010-52725332 邮箱:chinacec2011@126.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路1号文津国际公寓1101室